• <nav id="kam8y"><strong id="kam8y"></strong></nav>
    <xmp id="kam8y"><menu id="kam8y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kam8y"></menu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校園風采 > 校園文苑 > 正文

    “文明風采”征文大賽參賽作品選登1

    發布人:超級管理員 來源:本站 發布日期:2019/2/13 瀏覽量: 【字體:

    愿 做 你 的 情 人

    信息系11計算機應用1班   榮蕾

     

    前世你我雙宿雙飛,是暗夜里的飛蝶,我是你的情人;今生今世大手牽小手,我是你的女兒。

    ——題記

    暖暖的向陽花

    “緣分”是種奇特的東西,抓也抓不住,看也看不見,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圍繞,因為它給了我生命中最甜蜜的幸福。

    剛剛落入襁褓,父親便迫不及待地從母親的懷抱接過我,用他又黑又粗的胡渣兒輕輕的扎一下我嫩白粉透的小臉。此時嬰兒的眼倒映出一個滿臉憔悴,卻雙眼閃動溫馨光亮的男人。他剛從礦廠趕著回來見他的小情人。那是多么遙遠的日子呢?平淡的時光中,我們一家會住在深郁的山林里,父親時不時去深山附近的礦廠工作。要不然就趕著他的牛羊,去往山頂的平原放牧,扛著他的獵槍打幾只野兔。偶爾口袋里揣個鳥窩兒獻寶似的拿出來給我玩兒。在鄉鄰眼中頂天立地的男子漢,其實柔情似水,也心靈手巧,縫縫補補哪樣都會點兒。寒冬里,我的紅色小棉襖,也是他在夜晚的燈光下,細細的縫制的。

    像珍寶,像唯一的的情人。大手牽小手,蹣跚學步時,笑嘻嘻的用堅實的臂膀接住顫顫倒下的我,年輕的父親有燦爛如陽光的笑容。愛蹦愛跳的年紀里,帶著我到處跑,四處玩耍,像個朋友,像個玩伴兒,山花爛漫,摘一朵潔白的花朵,插進我的長發。“唷!這是誰家的漂亮小姑娘呀?”咯咯咯……父女倆銀鈴般的笑聲在幽深的山谷回蕩,穿透厚密的深林,惹得太陽公公嫉妒得氣紅了臉,向陽的花兒們笑了。

    漂泊的船固定了

    在深山里像大山的根芽,我長到了五歲。卻在一個陰霧蒙蒙的日子里,大手牽小手離開了那里。那天,天空仍舊懶懶的閉著眼,不肯變得明亮。

    新的地方,新的開始,沒房沒地也沒錢。這里是爸爸的故鄉。他六七歲時像風雨中的蒲公英,孤獨地離開故土,漂泊遠方。父親的一生是一只漂泊的船,永遠都在漂動,只因沒有自己停泊的港灣。從那深遠的年代里走來,應該最渴望安定,四五十歲終于回到故土。下車時,我稚嫩的眼里映著父親充滿微笑的臉龐。

    爸爸離開的日子,那些所謂的親人沒有為他留下一處容身之地。卻又在某一天因為他們自私的需要,而拆散原本已經穩定的家。

    父親拖著我和剛滿月的弟弟四處求人。在我熟睡的時候,為了自身的權利和那所謂的親人大打出手。而面對著我,則平靜依然如他,叫醒我:“寶貝,吃飯咯!”看著沒睡醒的我,總是呵呵的笑,那么的“無憂無慮”!吵架了,爸爸被趕出了他的家。帶著我們過起了寄人籬下的日子。為了我和弟弟的溫飽,半夜背著背簍去買菜,八九點迎著出生的陽光歸來。那時我懵懵懂懂的眼里倒映出一張疲憊又滿足的臉。又為了我和弟弟能上學,他偷偷的給人遞錢,陪著笑臉,那么的卑躬屈膝,可也常常告誡我:“要用知識改變命運。”

    “父親很高大”,那是兒時的記憶伴隨到現在。因為我總要仰望父親。父親走路很快,走遠了便回頭等著,我就使勁沖上去跟上,一前一后,嬉戲著,玩鬧著,再遠的路也走得輕松愉快。父親很愛念叨,看電視的我屁股還沒坐熱就又語重心長的說:“懶惰的家伙,看你怎么考好成績,沒付出哪來回報。”一直認定父親是世上最好的人。小孩子只知道好與不好,比好更好地就是最好。是最好的也是最偉大的,為什么偉大?因為是父親。

    一天又一天父親佝僂著腰背,去土地里挖呀挖,挖出了一家的生計,沒有抱怨,沒有停歇,挖出了我們的明天。

    母親也在我夢到她的那天,真真實實的來到了我身邊。不富裕,但又安穩的日子給我搭了一個舒適的巢,直到我的羽翼漸漸的豐滿。父親真的是一個好父親,一雙肩膀挑起家庭的大梁。為了他的兒子,妻子,和她的小情人。

    那顆漂泊的心啊,終于得以固定。

    母親的天堂

    我的眼里,母親如風,清淡,無影,卻又真實的存在。淡淡的感情,淡淡的微笑,淡淡的來往,像風,不知從何處來,去往何處去。真的是相處得太少,兒時的記憶全是父親,大一些了,她又那樣靜靜的離開,既沒有道別,也沒有說上一句“走好!”

    母親如父親一般,即使故鄉一貧如洗也放心不下心中的依念,至死也牽掛。她總愛坐在山坡上眺望,似乎山的那邊會是她的家。異地相戀的兩個人盡管那么的情投意合,兩情相悅,父母雙方也滿是祝福,但完美的背后得不到的是上天的祝福。生活中,總是摩擦著爭吵的火花。每次吵架,母親都會哭著說出埋藏心底的愿望:我要回家。但那遙遠的距離可不像地圖那么短小。

    終于,在那個陰沉沉的清早,她的靈魂出發了。插上圣潔的翅膀,飛往夢中的天堂。

    憤怒的白鴿

    母親離開了,父親再婚了,我憤怒了,原來以為父親母親的愛情驚天動地,攻不可破,但只是因為寂寞而輕易的擊破了。真實存在的是另一個被叫做“阿姨”的女人,我想至死也不愿改口叫出“媽媽”那兩個溫柔的感情。因為我討厭她,但不恨她。可我卻像只憤怒的白鴿,不斷的撞擊愛的天空。那時的我,像極了一只受傷但不屈服的白鴿兒,拖著纓紅的翅膀,在蔚藍的天空,灑下傷心的紅淚。墜落,用鋒利的爪子抓打父親安慰的雙眼,用尖銳的嘯叫阻擋父親關心的話語,即使羽翼落下殘損的羽毛也要用力掙脫愛的擁抱。

    橫沖直撞,撞碎的是父女間的寧靜。那些中傷父親的話,那些打擊父親的事,像在晶瑩剔透的天空潑上一層濃厚,深暗的墨,抹不去,忘不掉,留下了那么深沉的陰霾。只因我的叛逆,仿佛是要訣別的情人,撕碎手里的玫瑰。

    棉花糖很甜

    今年的我十八歲。人們思想里的成人。但是在以往的日子里漸漸養成了習慣,習慣頂撞,習慣反叛,不認輸,不悔改。習慣是種可怕的東西,是蘋果味的口香糖,清甜卻又粘人粘得可怕。父親仍是傻傻的笑,忘不掉我所有的不敬。

    記得,是你,在沒有母親的第一夜為我擦拭淚水,小心的蓋被;是你,在任性的我離家出走之后,火急火燎的趕來,只是輕輕的一句:“還好吧?” ;是你,在家庭無比拮據的情況下,還為我買最愛的烤鴨,送到學校,我吃得飽飽的,你卻在冬日的寒風中跺腳,好像襪子又破了,也沒穿,但你卻洋溢滿足的幸福;是你,我一句有事,就急忙來到我的身邊…..總是一點一滴的用心血來呵護著貪婪的我。我像一個任性,野蠻的情人,可你總不離不棄。

    漸漸地懂得父愛很甜。我不是公主,卻是捧在心頭的珍寶。喜歡棉花糖的甜,就像父愛,甜得發膩,卻一直無法割舍,是戒不掉的癮。

    后記

    父親很年邁了,六十幾了吧。曾經挺拔的身材,變得佝僂了;曾經烏黑的頭發,變得斑白了;曾經平穩的呼吸,變得雜亂了;曾經整潔的裝容,變得邋遢了;曾經寬廣的臂膀,變得消瘦了。父親身體一天不如一天,也漸漸的老去。我不畏這個世界的巨大,恐懼的是父親跟隨母親去那個“好”地方。在我的心目中,父親始終高大,萬能。然而恐懼仍然一天天地存在,白發沒有停止侵略的腳步,像寒冬里雪花,片片落下,冰冰涼涼。此時我的眼中,看到的是一個滄桑的老人。

    父親挑著擔子走走跑跑,笑嘻嘻的玩笑:“我像不像二十歲的小伙子?”像,像極了,真好,是的很好。為了貧苦父親眼中那不再漂泊的家。我時常告誡自己,好好讀書吧,憑自己的能力撐起這個貧困的家庭,用行動來報答這個可親可敬,任勞任怨的父親。盡管濃濃的父愛,哪里是我能夠報答得了的。

    花開的地方,我生長,你是溫暖的太陽。生生世世我都愿與你相伴,愿做你的小情人,寶貝的女兒。

           榮蕾,女,重慶永川人,現就讀于重慶市農業機械化學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校信息工程系11級計算機應用專業1班,曾先后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各種刊物發表多篇文章。

    相關鏈接
    友情鏈接: 教育部重慶黨建網重慶市教委重慶市農業農村委重慶市人民政府
    重慶市農業機械化學校 版權所有 郵編:402160 學校地址:重慶市永川區興龍大道2號 學校電話:023-49804526 傳真:023-49803989
    技術支持:訊邁科技 渝ICP備05000736號

    渝公網安備 50011802010312號

    1.5分彩